皮皮小说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皮皮小说网 > 用MC的方式打开幻想乡 > 第三十六章:异变进行中

第三十六章:异变进行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女子双打符卡战】—————【雾之湖】雾之湖的范围内,活动的生物种族涵盖范围可不是一般的大。无论是人类、妖精、妖怪甚至是怨灵都能看得到。只不过雾之湖的浓雾往往使得他们无法看见彼此,因此,遭遇到战斗啊袭击啊什么的几率并不算大。“【illusionlaser(错觉激光)】!”“嘭!!!”……当我没说。雾之湖上空,笼罩着常年不散的浓雾。浓厚的武器影响了视线,让人们看到雾之湖后都会产生出错觉,以为这湖很大。实际上,如果是快跑的话,只要半个时辰就能绕着雾之湖跑一圈了。因此,偶尔也会有不怕死的人类来雾之湖附近游玩什么的。只不过这种情况,在今天变得有些不同了。原本仅仅只是阻挡视线的雾气,已经变成了充斥着庞大妖力的红色妖雾。普通的人类在这雾气中,连三十分钟都撑不下去吧。当然,不普通的人类过了三十分钟照样撑不下去。“所以说,没时间花在你身上啊。”甩出几道红色的符札,红白色的巫女轻描淡写地偏转着身姿,在旁人看来十分惊险,但实际上却毫发无伤地躲过对手的弹幕。雾之湖的上空急速划过了四道光华,在朦胧的雾气中撕开了几道靓丽的口子——那代表着不同能量的使用者在空中飞行时的轨迹。而在她们之间那或一闪而逝,或无序游动的光点,是她们的战斗的证明——或者说,弹幕。那几道身影,在苍穹之下辗转挪腾的身姿如同暴风中的雨燕般,矫健无比。只不过,所面对的不是冰冷的水雨,而是能量构成的,华丽而危险的弹幕之雨。巫女出手的次数很少,但是每次掷出的符札都会令对手手忙脚乱一番,从这可以看得出,巫女的时机判断十分犀利。只不过随着战斗的进行,巫女的神色也越来越谨慎了。“真不愧是灵梦da☆ze,我也不能落后了!”“随你。”充满了干劲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巫女却没有心思理会,只是专心地看着另一个方向上飞来的新一波弹幕,眉头一皱。没有规律,还懂得夹击配合了……总算有趣了一点。熟悉了规则吗?“挺不错。”扬起袖口,一张七彩图案的卡片滑到手中,巫女一个加速脱离了弹幕范围,脸色平静地看着下方的对手——两个小女孩。或者说,两个妖精。“但是抱歉,我赶时间。”“灵符?【梦想封印】。”狠狠地甩出手中的卡片,红色的符卡化作耀目之极光,七彩的大玉在湖上疾飞而过,激起惊人的声势,似乎下一刻就要将这雾气驱散开一样。只不过,这美丽得让人震撼的招式所附带着的,却是让人窒息的灵压。如果被击中了,就算不死,恐怕也是重伤吧?“大酱!”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小姑娘扑向了自己的同伴将其护在身后,下一刻,掌握着冰寒之力的她便在瞬间便利用自己的能力构筑了一道厚重冰壁。只不过,那看起来坚不可摧的冰晶壁垒,在七彩大玉的碾压下,仅仅撑住了不到两秒,便轰然破裂。但是足够了。“琪露诺……我没事。”“可恶,那边那个红白色的家伙!不准对大酱出手!”虽然有些狼狈,但是蓝色的冰之妖精依然还有再战之力,自己的同伴也在千钧一发之际被自己拖离彩玉的攻击范围,场面依旧还是二对二!“你这逻辑倒是挺奇怪的呢~”比起魔法使更像女巫的家伙笑嘻嘻地看着冰之妖精,毫不留情地讥讽:“只能自己攻击别人却不准受害者反击,怪不得你这么‘寒酸’啊~”“寒酸?是指我的能力吗?有哪里不对的样子……哼,我不管,这可是我家!你们不准靠近!”疑惑了一会儿之后,冰之妖精才想起现在还在战斗中,抬起头凶恶地朝着魔法使大吼。只不过她那体型无论怎么“凶恶”,还有她那软滑的声线,怎么看都不可能给人压迫感吧。“琪露诺……不对啦,我们住的地方不在这边啦……”躲在冰之妖精背后的绿色头发的妖精弱弱地提醒自己的同伴。“诶?不是吗?”“……”诡异的沉默了呢。“噗,你自己家在哪都记不住吗?”魔法使捂住嘴让自己不要笑出声,只不过那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掩饰的样子吧:“该不会连回家你都会迷路吧?”“啰、啰嗦!反正雾之湖是我的地盘就对了!”冰之妖精涨红了脸反驳道。“……琪露诺是吧。”红白的巫女拍了拍有些发酸的脖子,叹了口气。“没错!咱是最强的!”在自大方面倒是毫不犹豫呢。说是脸皮厚,倒不如说完全没这个概念吧。看着那个得意洋洋的小家伙,巫女默默地在心里吐槽了起来。虽然心里大活跃,但在外人看来红白巫女只不过是摇了摇手中的驱魔棒,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便再次开口:“那么,用全力证明给我看吧,你的最强。”“不用你说我也会,雪符?【钻石风暴】!”冰之妖精琪露诺,面对着乐园最强的巫女,无所畏惧地向她发起了冲锋。在她的眼中,自己就是无人能击倒的,幻想乡最强!“琪露诺!”躲在冰之妖精背后的,被她称为“大酱”的绿发妖精紧张的看着同伴,正准备帮她策应,却被一抹金色的身影拦住了去路。“呀嘞呀嘞,我说,别把我无视啊da☆ze。”笑嘻嘻地看着对方,黑白魔法使举起了手中印有八卦图案的盒子,那上面还未消散的金色魔力表达了她的意思:“符卡战本来就不是生死决斗,更何况你和她都是妖精,大丈夫啦~那边可是属于你的同伴的决斗哦,如果我是你的话,最好是安静地看着她战斗的样子呐。”“可是……”尽管刚才还在对战,但不知为何,被琪露诺称为大酱的妖精,竟对黑白魔法使的话语并不排斥。她停下了前进,看向冰精琪露诺的方向,神情有些犹豫。大酱没有名字,而别人都叫她“大妖精”,这个称呼是指她的实力、智慧在妖精里面都是数一数二的意思,因此久而久之她的名字也就成了“大妖精”。大妖精很聪明,她知道眼前这个穿着很古怪的人类说的不错,从战斗开始到现在,虽然她们之间的战斗看起来既华丽又危险,但实际上在符卡规则的保护下,出现意外的可能性并不高。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被弹幕击中了依旧会疼,伤害承受到了一定程度也会伤及自身,甚至危及生命。尽管琪露诺实际上就算是死了,也会在很短的时间内重新复生,但大妖精并不希望自己的朋友受到死亡的痛楚。死而复生是自然给予妖精的赐福,但痛楚不是。只不过……“我,我知道了……”看着对方手里那个闪烁着光芒的盒子,大妖精还是选择听从对方的建议吧。自己要是强行插入战局,结果拦不住这个黑白的人类,只会给琪露诺带来更大的麻烦吧。大妖精对自己实力的不足,无法给予同伴更多的帮助而感到有些沮丧。“这可是身为朋友的劝告哦。”看到大妖精暂时没有扰乱战局的意图了,奇妙的魔法使——雾雨魔理沙很干脆的把自己的八卦炉塞进了围裙兜里。摔坏了修起来可是很麻烦的~拍了拍大妖精的头,不管对方那羞红的脸颊,魔法使笑嘻嘻地说道:“安啦安啦,不用担心,这个时候我们只要安静地看着就行啦~”“呜,请别拍我的头……”“哈哈哈~”爽朗地笑了起来,魔理沙坐在漂浮于空中的扫把上,转过头看向了那光华四溅的方向——两边都在很认真的战斗着呢。带着欣赏的目光,黑白魔法使关注着战局。真是漂亮啊,就连战斗都是这么迷人呢。看着飞舞于天空之上的二色蝶,魔理沙有些恍惚,那两个在神社前嬉笑玩耍的身影,不觉间又出现在了眼前。“笨蛋灵梦,你抓不到我~~”“别得意,魂淡黑白!”“才不是黑白啊你这个红白!我的名字是魔理沙!雾雨魔理沙!”“……”啊……真怀念啊。不觉间抬起手,仿若想要抓住那两个熟悉的、吵吵闹闹的身影,但理所当然地抓了个空。回过神来的魔理沙顺势将手抽回,压了压自己的尖顶帽,遮住了自己黯淡的瞳眸。灵梦……我该怎么追上你呢。弹幕的轰鸣齐奏于旁,魔法使的思绪却已经飘远。—————【二.以后便是一个人的旅途】—————宇文哲的心很痛。自己的系统娘蛋挞,消失了。因为自己的“不想杀,不想被杀”。如果仅仅如此,少年宁愿背负着自责与内疚,带着这个包袱继续活下去。但是,悲剧尚未结束。【未知代码侵入——警告,开启ii级防护】【数据消灭中——】【记忆模块被侵入!警告!记忆模块被侵入!】“啊啊啊啊啊!!!”悲伤还未退散,剧烈的疼痛却已经攀附身上。刺耳的电流声在耳边喧嚣肆虐着,如同最可怖的尖嚎令人狂乱——不幸在红雾开始的那一刻,似乎便将少年紧紧地笼罩着。跪倒在地,少年的视线渐渐扭曲,左眼还能看得到森林,右眼却仿若时光倒流般放映着自己在幻想乡的短暂历程。只不过,那个一直陪伴着自己的身影却没有出现其中。少年明白了什么。“不,我不要忘记啊!”痛苦与慌乱充斥了身体,宇文哲再一次流出了悔恨的泪水。都是因为自己的任性——都是因为自己的伪善——现在居然还要我忘记她——“不要啊啊啊!!!”【代码——未知——扫描中——扫描中——】【记忆——哔哔哔!一级警戒——未知代码编入——???】【呲呲呲——修改……修改……】【刺——吡……获得……【???】x1】【——扫描通过】【技能列表已更新】【获得技能【仁慈之理】】【获得技能【虚伪之瞳】】【获得技能【灵力崩流】】【获得技能【防护结界?御】】【系统未知错误已修复完毕,对您造成不便十分抱歉,为表达对您的歉意,补偿奖励已发放】【您的状态已恢复至最佳】【hp上限+3,灵力上限+3】【您获得了10金币】【损坏的模块已清除,请放心使用,谢谢】“不……要……啊啊啊……蛋挞……”随着最后的提示音消失,痛楚、嘈杂、哀伤——一切仿若不曾存在一般的消失了。还有那个小小身影的痕迹。少年缓缓地倒地了。……【请你,忘了我吧】【要好好的活下去】—————【三.这边才是异变吧喂!】—————【???】黑暗,还有眼。以无边的黑暗为景,数不尽的血色之眼将其铺遍,若是胆小之辈看见此景,只怕惊惧得当场暴毙都不是不可能吧。然而,正是在如此诡异的场景里,却响起了不合时宜的狂笑声。“呵呵呵……哈哈哈,啊哈哈哈哈!!!”没错——八云紫,妖怪贤者,幻想乡缔造者,此刻竟失态地捂着额头放声大笑。要是自家式神在这里,只怕又会吐槽自己的主人老年中二病复发……咳,放肆!在她脚下,闪烁着紫色光芒的阵图已经破碎得不像样子,但只有八云紫自己知道,这个看起来破破烂烂的阵图可是花费了她不少心血制作而成的防护结界——只不过现在,这个阵图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真是不可思议的力量啊——居然修改我的记忆?有趣,真是有趣,希望所有人都不影响你的布局吗?”“不过,你居然敢修改我的记忆?哈哈哈……啊哈哈哈哈!”似乎是笑够了,八云紫缓缓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那充满着诱人美丽的琥珀色瞳孔,此刻却充斥着疯狂与睿智。“你、还有这个人类小子、以及你们的【法则】——真是让我感到‘惊喜’呢!”“如果我现在把他杀了——”嘴角上扬,八云紫露出了一个完美而又狰狞的微笑。右手一挥划开一条隙间,昏迷的少年赫然就在眼前,而八云紫的指间已经凝聚了庞大的妖力,那是足以将这个人类抹去的、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的妖力。“当然是开玩笑的啦~”轻轻地挥了挥手,指尖上那惊人的妖力就好像一开始便不存在一样消失无踪了。至于那狰狞……嗯?开玩笑,你们什么时候看见了?我们的妖怪贤者大人一直都是美丽又优雅一点都不污的!“一开始你就把所有意外都抹杀了吗?呵,真是令人惊艳的算计啊。”“还有你那让人感动的愚忠啊……嘿,我居然会为这点事情感动?”“看来【情感】也出了问题吗?哼哼哼……有趣,真是有趣极了。”“宇文哲,来到幻想乡之前是普通的人类?呵,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选中你……算了,你的布局,我帮你完成下去吧。”“不过接下来——”打了个响指,漆黑的隙间内忽然就出现了——外界的沙发?八云紫打开另一道连通了雾之湖的隙间,然后躺倒沙发上,一边像看电影一样看着战斗的情景,一边津津有味地吃起了——可乐和爆米花?!“那个人类有什么好关注的,果然还是看我家灵梦的表现更有趣啦~”喂喂喂,拜托你尊重下别人的弹幕决斗啊!还有,你家灵梦也是人类啊喂!—————【四.新的敌人,新的开始】—————“嘶——怎么回事……系统突然发什么癫啊。”锤了锤昏昏沉沉的脑袋,宇文哲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突然把人搞成这种半死不活的样子然后又将他的状态恢复至全盛,该死的系统,你是在拿我当小白鼠吗?不过,这奖励可真不是一般的丰厚啊……回想起刚才系统的提示音,宇文哲只得叹了口气。就当是为了拿到这技能才受这种罪的吧,不然还能怎么样呢?把这个系统抓出来打一顿?别开玩笑啦,这东西又不是妹子,能放到腿上打一顿屁股还能好感度up的剧情……啧,怎么净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该不会又是系统的锅吧?说起来,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宇文哲有些苦恼的思索着,总觉得自己有什么很重要的、绝对不能忘记的事情却被忘记了一样……不对吧,我的记忆力还没这么差吧?老年痴呆症什么的我可是一点都不想要啊喂!……能在醒来的短短几秒内就做出这么多吐槽,也真是辛苦你了,宇文君。“啊啊啊,烦死了啊,想事情什么的果然好麻烦啊——算了。”活动了下躺在地上过久而有些发麻的身体,宇文哲拍了拍粘在衣服上的杂草,确认自己身上干净了之后,微微一笑,伸出手准备从地上捡起太刀。“差点就忘了这东西——”“……”盯着那按在剑鞘上的小手,光滑细嫩洁白如雪,小巧玲珑可爱迷人,这么一只手我能玩一年……咳咳!僵硬地抬起头,看着那只手的主人,宇文哲露出了个说是笑还不如说是哭的笑容:“小妹妹,这东西很危险的,把它还给大哥哥好不好?”“是~这样吗?”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小女孩也笑了,笑得很甜,很迷人——宇文哲不得不承认,这小丫头片子还真他喵的可爱,自己居然心动了……魂淡!劳资我可是忠实地御姐巨【喵——】党!萝莉控那是邪教啊邪教!“嗯嗯,没错没错,大哥哥我请你吃棒棒糖,你把手放开好不好?”宇文哲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很难看,果然这种像奇葩大叔诱拐萝莉的台词真的对一个萝莉说出来简直罪恶感和快感满满——我报警了啊喂!警察叔叔,就是这个变态啊!“棒棒糖?是什么?好吃吗?”小女孩歪着头,带着迷惑和好奇的眼神盯着宇文哲,看来是想从他身上得到答案。话说,小鬼你别再笑了,我要是变成萝莉控了你就是罪魁祸首哦!你要负责啊!“啊,当然很好吃,甜甜的硬硬的,轻轻地舔啊舔啊,舔上很久,你就能享受到非一般的快感哦~”……卧槽,我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台词,果然我的脑子出问题了吗?我不是变态啊喂!系统你丫的个魂淡!“啊,是~这样吗?”小女孩充满好奇心的眼睛适当的满足了少年的虚荣心。“是啊是啊,所以咱能不能先把手放开,伤到就不好——?!”刚想用力将剑太刀抽出来的宇文哲,在出力的那一瞬间就意识到,自己麻烦大了。卧槽幻想乡的萝莉都是妖怪吗?这么大的力气——不对啊!她果然是妖怪啊!!!“呐,大哥哥~”“啊哈哈哈哈(干笑),小妹妹你有什么事情吗?”“我想问一下呢——”金发的小女孩笑着将脸凑到了宇文哲面前,那双如同红宝石用软糯的、甜的令人发寒的声音,说道:“棒棒糖和你,哪~个~更~好~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